文章
经典文章
情感文章
原创文章
伤感文章
心情文章
励志文章
人生哲理
爱情文章
故事
感人故事
心情故事
情感故事
爱情故事
励志故事
散文
爱情散文
伤感散文
抒情散文
写景散文
诗歌
现代诗歌
爱情诗歌
古词风韵
散文诗

情侣睡前爱情故事:暖心的爱情故事:爱情故事大全

时间:2019-02-24 来源:Jack Chen 作者:Jack Chen 阅读:加载中..

  那个满是阳光的下午,我坐在教室里,她轻轻地走到我面前向我借课堂笔记。我闻到了她身上散发出的淡淡清香,甚至可以感觉到她呼出的气息。她坐到我的前排,却又半转过身,用手遮住嘴巴对我说:邓丽君的歌你喜欢吗?有机会我唱一首给你听,好不好?她回过头去,头发洒了一些在我桌子上。我心乱极了。

  但我始终没有对她说什么,因为自卑。她是泉州一位富贾的千金。而我,山村的农民子弟……

  转眼到了实习期。我在厦门的一个机关实习,日子特别清闲。晚上便和几个同学去一家印刷厂打工。干了10来天,赚了100多块钱,拿到钱,我眼前浮现的是她的长发,突发奇想地决定用这些钱给她做一个发夹。

  我先到装饰材料店买了一片棕榈木块,然后买来两把刻刀,几张磨砂布,小罐的油漆。用了两天两夜,我将木块刻成了一只展翅的蝴蝶,抹上了油漆。还剩下十几块钱,我买了个新发夹,拆下其中的金属夹子,镶在我雕刻的蝴蝶上。我想象着这枚小小的发夹在她飘飘长发里跳跃飞舞的模样。

  她在泉州的一家报社实习,我向同学借了100元,刚好够来回泉州的路费,起了大早,乘半天的车跑到她实习的地方,她外出去采访了。我把发夹放在一个女编辑那里,花了10分钟时间才交代清楚,临走前千叮咛万嘱咐地请她千万别送错人,自然,我没有留自己的名字。我期待她能猜出是我送的,但又不希望她知道。终究,她什么都没提,我不知道,我心中那种酸酸的滋味是失落还是庆幸。

  毕业前,系里组织了一个告别晚会,直到晚会快结束时,她才匆匆地赶来,独唱了一首叫《初次尝到寂寞》的歌。唱歌的时候,她的眼睛老是往我这儿瞟,而我却和同学斗起酒来。后来我才知道,《初次尝到寂寞》是邓丽君的歌。

  她被分配在厦门,而我却去了另一个城市。到新单位报到的第一天,我开始往厦门的每一个新闻单位打电线个电话,终于查到了聘她的那家报社,从办公室里一直问到她的宿舍。拨通她的宿舍电话,听着她那边:喂!您好……我正听着呢。突然感到不知该对她说什么好。也许,我们之间比一般的同学还陌生,也许她连我的名字都叫不起来了,也许她正在等她男友的电话……

  我甚至可以听到她在电话那边的呼吸声,就像第一次她找我借笔记本,但那一阵一阵气息已越来越远……我挂断了电话。

  慢慢地,我有了女朋友,她温顺得像只小兔,我说结婚便结婚,我说要孩子便要孩子,曾经飞扬的青春和激情随着时光逝去,世俗的荣辱很快淹没了我的生活。只是,每每拿起那两把锈迹斑驳的刻刀,心还是被刀刺着了,很痛,痛得掉下泪来。常常就幻想着如果时间可以倒流,真想回到校园的时光,一切重新再来。

  果然就有这么一天,10年后的一天,同学聚会,第一站便是在厦门大学的图书馆门前集合。

  满是阳光的下午,往日时光历历在目,我回到了过去,脚步轻快得就如天边的那朵云。

  图书馆的门前,在那个熟稔的位置上,一个熟悉的背影静静地站在那里,她那长长的发已不再飘着,一枚木制发夹将它们牢牢地夹在后脑上,形成一个美丽的发髻。

  在我手里抚摸过无数次的,在我的心里抚摸过无数次的,就是那枚蝴蝶飘飘的发夹。

  我逃开了。我跑出了校门,一下子淹没在街市里。我听到街边的一家音像店里音响震耳欲聋,刘若英在唱:后来/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/可惜你早已远去/消失在人海/后来/终于在眼泪中明白/有些人/一旦错过就不再……

  我们开始有许多秘密,多得要散落一地。我们带着那些孤独的心事翻开书籍,却突然又看到别人的秘密。那些夹在某页零零散散的小纸条,是我们欲盖弥彰的伤口。被陌生人温暖的眼神看了看,痒痒的,透露出要愈合的信息。

  《月亮和六便士》:我问:难道你不爱你的孩子们吗?他说:我对他们没有特殊感情。我再问他:难道你连爱情都不需要吗?他说:爱情只会干扰我画画。

  别人同情他的穷困潦倒,他却觉得自己拿起画笔时,就是一个君王。满地都是六便士,他却抬头看见了月亮。我热爱的音乐,在水深火热的青春里,千万不能成为别人的笑话呐。

  《洛丽塔》:她可以褪色,可以枯萎,我不在乎。但我只要看她一眼,万般柔情,涌上心头。

  嗨,坐在倒数第三排靠近亚洲文学书架的女孩儿,我知道你叫Z,比我低两届。我默默关注你两年了,但我怕我的鲁莽会打碎你如洛丽塔般小女孩儿的心。我要毕业了,告诉你个秘密,我是D,我喜欢过你。

  《梦里花落知多少》:那些刻在椅子背后的爱情,会不会像水泥上的花朵,开出没有风的,寂寞的森林?

  我把这个小纸片放在这本书最前面的插图部分,希望你一打开就能看到。四个月零二十天,直到你牵着她的手,堂而皇之地走进教室。你说我太过安静,让你觉得无趣。我只想说,我心中的暴风雨早已来过无数次了。

  《乡村记忆?堡子》:知识是童年的第一个敌人。这最初我们都没有意识到,只有上帝意识到了,只有伊甸园中的蛇意识到了。

  翘课去做兼职,被别人以高中生连这都不会的语言攻击N次,难过得想哭。看到这句话,想提醒某一天也拿到这本书的你,回到教室吧,阳光正好。

  《各自的朝圣路》:人是一个被罢黜的国王,否则就不会因为自己失了王位而悲哀了。

  随手打开就是这一页,此句正贴合我的心境。我在新学期的班长竞选中失败了,但此前两年我一直都是班长。怎么办呢?我躲在这里看书,不想出去。

  《一江流过水悠悠》:瞬间是怎么回事,谁都说不好。瞬间其实就是整个世界只剩下一条鱼,而这鱼儿又突然不见。

  就是这样,这条鱼或许是我的幻觉。小余,我一直叫你小鱼,你游荡在我的青春里,吐着无辜的泡泡,却留给我无尽的涟漪。为什么突然转学?为什么不告而别?我没有资格理直气壮地问你,我只是在问自己,问我心底懦弱的心事。

  • [编辑:Jack Chen]
  • 分享到: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